当前位置:主页 > 政治制度与变革 >

历史上姜子牙的一生都是什么样的经历了什么

齐国始祖姜太公一生坎坷多磨而又轰轰烈烈、神秘莫测,确实称得上是奇人。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历史资料小编一起看下去。

姜子牙为何能深得天下崇敬?其五世孙为何却被周天子投鼎烹杀?

史魔南歌子

2021-03-31 21:34

历史领域创作者

关注

周武王姬发平定商纣,而得到了天下,因为尚父丞相姜子牙在谋划过程劳最大,于是就被封在齐地营丘为东方诸侯之首。八十多岁的姜子牙开心得手舞足蹈起来,没想到当年因为在老家吕国研习商人的鬼神占卜之术,被吕人视为异类而驱赶出来,后来不远千里到了殷商国都朝歌,想亲自对商人民风国术进行一番深入的探究,不想结果一事无成。

只好作为卑微的外来流民,从事过杀牛贩肉的屠夫,做过小饭馆的伙计,做过街边卖面粉绿豆的小商贩,整天还要受到傲慢排外的朝歌本地人欺负,加上当时商纣王对东夷、南蛮等地部落发动了旷日持久的战争,殷商朝廷开始不断地对国人进行无情的横征暴敛,以增强军费开支,国中的大多数青少年男子也被无情地征调到了遥远东方和湿热南方的残酷战场。

看到对本朝认同感极高的倨傲商人也要经受这么残暴可怕的苛政,姜子牙意识到自己这样一个外来人在朝歌是呆不下去了,于是他先避难到了朝歌城郊故人宋异人处,这个宋异人是个富商员外,之前经商至莱国吕国一带,与爱好商文化的姜子牙相识,意气相投之下竟结为了异姓兄弟,姜子牙来到朝歌也多得他的资助。他与宋异人计议之下,决定前往西伯周国地界,当时的周侯姬昌,仁义忠孝,上对商朝尽显忠诚,下对本国子民仁厚宽宥,天下无不钦羡赞颂。

姜子牙在得到宋异人馈赠的盘缠之后,上路西行,走到渭水河边磻溪镇落脚下来,见磻溪附近山水宁静,十分怡情养性,就此搭起茅屋,整日临溪垂钓,不问世事,此时少了朝歌时的琐事繁忙,便又可以重操旧业研习“请神问鬼,占卜算卦”之术,没想到周边山村的周民,居然对他这一套“法术”感觉十分新奇,来求神问卦的人络绎不绝,一时间姜子牙的贤名也就传了开来。

再后来就如史册和传说中所言,有着共同爱好的西伯侯姬昌听闻磻溪还有这么一位精通“国术”的老者,于是就前往重礼相聘,请回府上,一番攀谈之下,姜子牙不但把大半生对“国术”的研究心得合盘托出,对商朝的国政与天下形势的认知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讲得入木三分,鞭辟入里,两老头顿觉相逢恨晚,立马确认眼神,视为一生之知己。不久姜子牙以七十多岁高龄,逆袭成为周国丞相,周军统兵元帅,西伯诸子尚父,位极人臣,权倾一方。

经过数年的谋划和预备,周国在周文王姬昌去世之后,对商朝发动了灭国战争。于是就有了篇头所讲的,姜子牙受封齐侯,设都营丘,为什么都城会定在营丘呢?熟悉东方地理民风的姜子牙,认为营丘是战乱之后人口依旧众多的一个城邑,而且地近许多东夷部落,定都于此便于监视和管理,并教化这些野蛮的部族。可由于心情舒畅,得意非凡,在东行的路上,姜子牙可谓步慢慢兮,悠哉乐哉。

这时遇到一个从东往西来的旅客,姜子牙忍不住跟他打了个招呼,那人得知是新上任为诸侯的姜子牙,立马对他说:“你这是去走马上任,还是歇假旅游呢?如果是去分封就国,就不要磨磨蹭蹭了,国之重器难得而易失啊,你要知道之前商朝铁粉莱国还在那等着你呢?如果你不怕营丘不保,现在还睡得着觉,那看来真不是做诸侯的料啊!”

姜子牙听完这话,立刻连夜策马赶路,天亮时就到了国都营丘,当即拿出兵符把就地驻守的周兵和恭顺的部族兵马全部纠集起来,只有莱侯抗命不从,听闻姜子牙到来,也很快发兵前来争夺。可他们没想到姜子牙来得这么快,行动十分仓促。姜子牙兴周灭纣的威名远播,其他部族一时间都慑于他巨大的威严,号令一出,无不遵从,立马将莱国的兵马打得七零八落,落荒而逃,莱侯也被生擒之后,斩首悬旗,以示天下,从此齐国建立,东方部族无不向齐俯首。

姜子牙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制定了简单的礼仪,鼓励当地商贾往内地通商,又对沿海的渔民、盐贩、工匠进行了教育和整顿。齐国百姓无不听从,姜子牙见“士、农、工、商”之中只有“士”一族还未得到很好的梳理,就开始招纳当地有名的贤能隐士,不想却有名为狂介和华士的两位隐士不肯前来相见,这两人本为东莱人氏,在当地也颇有贤名,在姜子牙三催四请之下,依然放言说他们是“义不臣天子,不友诸侯之士!”

姜子牙于是大怒,居然无视周朝摄政王周公旦在镐京与他临别时的嘱咐:“戒急用忍,勿杀贤者。”立马派人将二人从山中捉住,送往营丘菜市口斩首示众,并告诫国人道:“夫不臣天子,不友诸侯,望犹得臣而友之乎?望不得臣而友之,是弃民也;召之三不至,是逆民也。而旌之以为教首,使一国效之,望谁与为君乎?”

意思是说,国乱避世说大话就得了,现在天下太平,不做天子的官,不为诸侯的宾客,是不把天子当天子,不把诸侯当诸侯,这样的人不是贤隐高士,而是无知弃民,三次召见他不肯就位,就是反骨逆民了,如果这样的人还尊重他,颁发旌旗表彰他,要是一国之人都效仿他,谁还会把我这个主管东方的齐侯当一回事了?”后来周公知道这件事,听闻姜子牙这番话也无话可说了。

姜子牙只用了五个月,就将齐国打理得繁荣昌盛,而邻近的鲁国国君姬伯禽,是周公旦的长子,位列公爵,却为了将周礼完全落实在鲁地,整整花了三年的时间才将政绩上报到西周朝廷,周公叹息道:“伯禽搞得这么慢,毕竟太年轻,太过迂腐,当政法令如不简单明了,老百姓就会感到不便而不肯亲近官府,只有平易近民的官府,老百姓才会归心臣服,将来鲁国必定只能向北作为齐国的仆从了!”

老辣的姜子牙活了有一百多岁,周天子和周公由于居住在遥远的镐京,就把征伐不臣诸侯的权力交给了齐侯,东方和中原的诸侯对齐国都十分敬畏,一直传了五代,齐国都是中原的第一霸主。直到姜子牙的玄孙姜不辰即位,也就是齐哀侯的时候,因为齐国一直和东莱诸部族都有仇隙,可以称之为世仇,莱国虽灭,但莱国近支纪国收留了许多莱国遗民,所以纪国对齐国的态度就很微妙了。

后来纪国数次不听齐国号令,与齐国发生争执,一旁崇尚礼仪的鲁国还为齐、纪两国进行过劝解,屡次无果,反而导致傲慢的齐国对爵位更高的鲁国都进行了羞辱和谩骂。纪国乘机向周天子诬告齐国谋逆,想在东方自立为王。周夷王于是求证于鲁国,鲁国因受齐侯怠慢之气,也就对周天子说了许多不利齐国之言,周夷王于是天威震怒,将齐哀侯姜不辰召至镐京,当着天下诸侯的面扔进了大鼎中烹杀而死。

姜不辰的二弟姜静被国人立为国君,是为齐胡侯,又将国都迁至薄姑,后来没多久三弟姜山不服胡侯,纠集了故都营丘的老世族们群起弑杀了胡侯,自立了为国君,号为献侯,再次迁都到了临淄,而姜氏齐国从此就败落下去了,直到西周灭亡,东周列国纷争之时,齐国又得明君贤相,成为五霸之首,才再度中兴复起!

猜你喜欢